无缘黑洞

转发锦鲤 迎好运

今日落雪,天地安静

半年前吧,和雪贝约在欢乐海岸,离别后心血来潮说想走走,于是沿着深圳湾海岸一路向西,走啊走啊,走到春茧的时候夕阳西下,红彤彤的海面褪去艳丽,黑色渐渐铺笼上来,海边的建筑物纷纷亮起夜灯。这一路上人很多,骑车的滑滑板的散步的慢跑的,男男女女,好不热闹。春笋这一新地标就矗立在眼前,非常醒目。

近几天实在是心不定,坐不下来,说那干脆出去走走吧,本来想跟老爸老妈一起游玩的燕尾洲公园,今儿个我就先去探探路。于是又一次跟着地图,戴上耳机,爽快地迈开双腿。和深圳不同,金华的公园游人较少,其实基础设施都不错的,只要人气旺起来,金华不啻于优秀的宜居城市。

恩好像,于我来说,在哪走路都是一样的,有我爱的歌,可以听到水声,...

限于文字能力,很多思考无法表达,朦朦胧胧地憋在心里。有时候出于性格原因,许多情绪不愿对外袒露。我至今认为,赤裸裸是尴尬的,不合时宜。因此我羡慕梵高,他找到了与自己对话的方式,并以艺术的形式展现出来。而我一无所长。

致朋友

想念了走近
暂忘时退却
朋友的关系
不必强求
不必流泪

就喝一杯酒
今天的喜悦今天醉
明日恍惚
谁又离开了谁

一个人的人生
踽踽独行
其他的倒退
谁还能陪谁
一路走到尾

@《相爱相亲》



两个小时的电影时长,却好像一辈子那么久。从来没觉得时间可以过得这么慢,不是情节拖沓,而是因为代入感太强,你会忍不住猜想姥姥怎么过的这一生,也会去猜测薇薇的后半生,还有妈妈和爸爸的退休生活。而姥姥在几封家书的支持下,硬生生从年轻挨到年老,最后等来的是一具棺材。一辈子有多长,姥姥就等了多久;一瞬间有多短,终于狠心说出“我不要你了”。

这的晚霞特别美

想要扮演不同的角色,想要体验不一样的人生,想要变得丰富多彩,想要放纵跳跃。

想做一件很酷的事

我和我的朋友
恩认识这么久,终于想为陈同学写些什么,因为刚刚在梦里见到她,一下子醒来,还是开心得不行。
说起来还是在院辩论队认识的,陈比较活泼,属于团宠型,和师哥师姐同辈们都混得很好,讲真,第一眼,我就知道可以与之交朋友。利落的短发,肿肿的大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线,明明是潮汕人却操着一口港普。
一起打比赛的日子,我比较默默无闻,不管是技术上还是性格上,而她渐渐成为主力部队。后来大二,我们这一级渐渐退出辩队,可还是彼此保持紧密的联系,因为大家真的很有聊。
关系疯狂发展,还是到了大四,我们都开始实习,共同话语多,尤其毕业后,常常在被工作狂虐之余约出来,聊天说地,看电影,讲为啥还没男朋友,也去爬山看海,总之,...

1 / 6

© 立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